专访桃花水母大剧院工程总监——谭嗣英

发布时间:2015-12-29 文章来源:

    他是谁?他,1949年参加第一届政协演出,拥抱过毛主席,参加过开国大典;毕业于华北大学(现中国人民大学),1953年、1955年两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舞蹈大赛金奖获得者;国家艺术界具有双高职称艺术家(国家主任舞台技师、国家一级演出监督、中国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先后出访过五大洲的40多个国家,探访过3000多个剧院;做过演员、编导、舞台美术、舞台监督,曾担任过深圳大剧院副总经理;他的名字,叫谭嗣英!
    身兼多个“国”字号艺术协会职位,从事新中国文艺工作60多年来,荣获过无数个国家荣誉证书及奖章。艺海扬帆60载的谭嗣英今年82岁,笑称自己是“80后”的艺术工作者、艺术老兵。
    在头顶一系列的光环与头衔之后,还有一个让谭老更喜欢并引以为荣的称号,那就是——桃花水母大剧院工程总监。
    作为三四线城市的河源,作为粤东西北地区首座大型专业剧院——桃花水母大剧院,究竟有着怎么样的魅力吸引了这位重量级人物?明天,由河源日报社举办的2016年河源新年音乐会将在这里隆重上演。本报记者独家对话谭老,一起打开那些鲜为人知的、难忘的背后故事与美好记忆。
    谭老如何与河源结缘?
    初见谭老,给人感触最深刻的是两个字——亲切。谭老那和蔼的笑容、敏捷的思维、硬朗的身体、洪亮的声音,让记者一度怀疑他的真实年龄。82岁的谭老满头银丝,带给他的不是岁月的沧桑,更多的是老艺术工作者的独特魅力。
    记者(下称“记”):谭老,您代表国家出访过五大洲表演,从台前走到幕后,又出任国内外大型演出的专职舞台监督,您是怎样进行角色转换的?
    谭嗣英(下称“谭”):一个作品出来,走到舞台上表演,舞台上要立体包装。舞蹈的起伏表现,是导演的构思。要把导演的构思体现出来,就需要全面的设计配合(舞台、灯光、服装等)。我深爱这些,所以,平时刻苦学习、认真摸索、钻研,当时中央歌舞团的领导就调我去舞美队进行专业学习,同时兼任编导组成员。随着实践的积累,经验的丰富,承担了国内外大型演出的舞台监督工作,慢慢地就完成了角色转换。
    记:您是如何来到广东,又与河源结缘的?
    谭:我是1988年来的广东,当时深圳正在建设深圳大剧院,我从北京过来进行学习考察,考察后对深圳大剧院提出了53条修改意见。回到北京后,深圳市领导提出,能不能让提意见的人过来,我们一起完成,这样我就来到了广东深圳,负责舞台专业技术设备的设计、安装、调试及验收等工作,并担任深圳大剧院主管业务的副总经理、舞台总监。
    党的十八大以后,广东省委、省政府在《广东省建设文化强省规划纲要(2010—2020)》中提出,要将广东建设成为全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区域文化中心、提升我国文化软实力的主力省、中国文化“走出去”的生力军,形成具有中国气派、岭南风格、广东特色的现代文化体系。
    之后,省内的二、三、四线城市也都开始谋划、筹备建设大剧院。2013年,河源提出要建设剧院的想法,省里希望我过来进行指导,同时我和《桃花水母》剧的编剧陈翘又是老友,他也希望我来一起参与。想到自己还要继续发挥余热,就必须到有需要的地方去,就这样,我便接受了坚基集团的邀请,来做桃花水母大剧院的工程总监,与河源有了这样的缘分,也成为了坚基集团年龄最大(82岁)同时也是最年轻(80后)的工程总监。
    按照抗7级地震建设
    桃花水母大剧院是全国首座下沉式半地下建筑型剧院,国家剧院建筑规范的甲级剧场达标单位,多项创新设计建筑成为全国首家剧院所具备的设施。
    记:很多人都在问,桃花水母大剧院为何会建成半地下建筑?这样不是成本更高吗?
    谭:的确。我来到河源以后,发现桃花水母大剧院的外形已经定了,外壳“桃花水母”造型最高点为20米,而国家正规剧院的高度为21米,依据剧院建筑标高的规范,在保障外壳的完整性前提下,只能向地下延伸。大家在观看《桃花水母》剧的时候,其实是在相当于地下负二层(—6.5米)的地方观看表演,舞台是在-5.6米的高度上,而整个建筑里,最深挖到—20米,“台下机械”设备机房为—14.5米。
    除了深挖外,为了保证演员的排练厅和舞台一样大,还要向旁边挖,我都快成“老鼠”了(笑)。现在地下总建筑面积为84714平方米。所以说,因为外形先定的客观条件,让我们只能在内部做文章,不过也因此就有了国内首座下沉式大型剧院的诞生。
    记:这样的一个半地下式建筑,如果遇到河源的多雨天气,对剧院的排水能力是不是一个挑战啊?。
    谭:当初有这样的设计,就考虑了相应的对付办法和措施。桃花水母大剧院工程设计从2013年3月起在坚基集团领导要求下,全面遵循国家的有关政策法规,严格执行各项有关剧院建筑设计规范和规程,因地制宜,精心设计,严把质量关,力求桃花水母大剧院达到功能明确、观众环境舒适,视觉、听觉完美,专业设备先进、使用安全、简便,排水、防渗水性能良好等。
   不仅如此,桃花水母大剧院在施工建设过程中,充分借鉴了其他剧院的经验教训,尽量采用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从初步设计开始就力争做到节电、节水、节能。整体建筑追求协调和谐、经济合理,同时根据《中国地震烈度划分图》、《建筑工程抗震设防分类标准》与设计单位进行多次研究,将桃花水母大剧院工程按地震烈度7级予以设防。
    因为是下沉式剧院,所以设计全程中把GB50108-2012《地下工程防水技术规范》作为依据,整体剧院地下防水等级为Ⅱ级工程,在桃花水母大剧院建筑工程中,主要是防湿度过大,必须解决渗水问题,确保剧院的使用寿命长久。
    共性与个性完美结合
    从代表国家到世界各地演出,到转型做编导、导演,再到做舞美设计、剧院总监,谭老可谓是一个深知演员和导演需求的人,同时他也从观众的角度出发,为观众观剧考虑。
    记:听说桃花水母大剧院在具体设计上和全国乃至世界剧院都有很多不同,您能具体说说吗?
    谭:桃花水母大剧院不同于普通剧院,它是共性剧院与个性剧院相结合的剧院,不但可以满足普通剧目的演出要求,而且还可以为特殊演出进行量身定制。观看过《桃花水母》剧就知道,它的道具非常复杂,很多都是定制的,像“演员飞行器”、“竹排飞行器和马道”、“百花仙子旋转台升降吊机”、舞台改为双旋转套台加中心正方形升降台的“三套台设备”等,并在舞台演出区安装了8块固定LED侧幕屏,同时舞台机械台上部分,也根据首演剧目的需求,进行了调整改变,共增加了21项舞台机械设备。
    另外,舞台设计也比较特别。一般剧院全景台唇演区为18米建筑舞台口,一般不超过22米宽,而桃花水母大剧院根据剧目要求,现建成36米全景台唇演出区。同时,根据剧院经营管理的常规,在观众厅设计上也作了改进,将池座前区中心座位加宽(将座位两边的过道向左右两边偏移),前区行距增加到1.3米,座席加宽至60厘米,不但让观众坐着舒适,也避免了有行人走过时需蜷腿或站起来让座的麻烦。此外,剧院内部的灯光、音响、LED灯等设备,都满足了国家甲级剧院建设标准。
    民营企业主动建文化设施,值得点赞!
    至今,大型梦幻舞台秀《桃花水母》已顺利演出十几场。这样一场文化盛宴的背后,我们看到了编舞老师的缜密构思,让桃花水母与客家文化的完美融合,演员们精湛的舞技,将这段爱情故事演绎得沁人心脾,道具的复杂多变,获得无数观众的点赞好评。
    记:您对剧院可以说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对于建设桃花水母大剧院的未来,您有着怎样的看法?
    谭:桃花水母大剧院是按照“河源文化服务窗口、高雅艺术殿堂、市民艺术培训中心、演艺旅游产业龙头”的定位建设,我认为建设一个剧院虽然很复杂,要全面考虑、策划、设计它的功能、工艺、实用性、科学性、先进性及各艺术品种、各艺术团体的共用性等,目前,桃花水母大剧院已完全符合上述要求,但演艺界的共识是建一个剧院不难,管理好、经营好一个剧院则很难。先要做1年的初步计划,再做3年到5年的详细规划,要建立起方方面面的制度和体制,紧跟国家的政策和脚步。在设计内容上,要高水平、高质量、高效益,要科学策划,使剧院发展目标明确,使用久远,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理想效果。
    我重点要说的是,民营企业家建设国家级正规剧院,值得点赞。同时,管理好、经营好剧院会更难,必须主动策划利民项目,争取政府的支持、合作,更好地满足人民大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服务,桃花水母大剧院及越王广场应考虑建立河源品牌文化艺术基地,如:建“客家山歌艺术中心”、“越王广场群众舞蹈中心”、“桃花水母大剧院讲国学”、“诵精品中心”等活动。
    另外,河源高新区位于市区南部,桃花水母大剧院在市区北部,工业与文化应携手共建,扩大战略规划,主动与高新区开展广泛合作,带动工业园区开发群众文艺,形成河源本地文艺大平台。
    和谭老交谈的几个小时里,让我们对桃花水母大剧院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与了解,而谭老一丝不苟的做事态度更让人敬佩。
    在说到桃花水母大剧院舞台构造时,谭老为了帮助记者理解桃花水母大剧院的内部构造,则给予细心解释专业术语,并在纸上画出剧院内部设计示意图,进行详细解说。
    采访中,坚基集团的工作人员还爆料,谭老是一个特别注重细节的人,平时去工地,看到地上有垃圾,他都会伸手捡起丢进垃圾桶;看到有工人在施工场地抽烟,他会立即阻止,所以在大剧院施工过程中,大家都不敢在工地上抽烟。“做工程,就是要严谨细致,这里不仅是河源文化进步的象征,更关乎每一个进出剧院的人。”谭老说。 桃花水母大剧院从2013年开始策划、设计、建设到2015年11月开业,历经31个月11300多天,是市委、市政府的重点工程。剧院自开业以来,已有十几场大型梦幻舞台秀《桃花水母》顺利演出,观众达1万多人次,真正让河源人实现了在自家门口看大戏的愿望。

    在谭老奋战的31个月里,他尽职尽责,同设计师、施工者一起,建设起一座活泼、亲和的艺术场所,建设了一座个性鲜明、功能齐全的高层次文化艺术殿堂,打造了一座河源文化精品工程。